八字自学馆淘宝店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八字经典书籍 > 渊海子平 > 渊海子平之赋论(9)

渊海子平之赋论(9)

发布日期:2013-09-13来源:www.bazizixue.com作者:八字自学

   身  弱  论》

  阳木无根,生于丑月;水多转贵,金多则折。

  乙木无根,生临丑月;金多转贵,火土则折。

  丙火无根,子申全见;无制无生,此身贫贱。

  六甲坐申,三重见子;运至北方,须防横死。

  丙临申位,阳水大忌;有制身强,旺成名利。

  己入亥月,怕逢阴木;月逢印生,自然成福。

  己日逢杀,印旺财伏;运转东南,贵高财足。

  壬寅壬戌,阳土透露;不混官星,名崇显禄。

  阴水无根,火乡有贵。

  阳水无根,火乡即畏。

  丁酉阴柔,不怕多水;比肩透露,格中返忌。

  戊寅日主,何愁杀旺;露火成名,水来漂荡。

  庚午日主,支火炎炎;见土取贵,见水为嫌。

  辛金身弱,卯提入格。

  癸酉主衰,见财成格。

  癸巳无根,火土重见;透财名彰,露根则贱。(弃命从财格)

  《弃 命 从 杀 论》

  甲乙无根,怕逢申酉;杀合逢之,双目必朽。

  甲木无根,生于丑月;水多转贵,金土则折。

  乙木酉月,见水为奇;有根丑绝,无根寅危。

  乙木坐酉,庚丁透露;二库归根,孤神得失。

  丙火申提,无根从杀;有根南旺,脱根寿促。

  阳火无根,水乡必忌。

  阴火无根,水乡有救。

  阴火酉月,弃命就财;北方入格,南则为灾。

  戊己亥月,身弱为弃;卯月同推,嫌根劫比。

  庚金无根,寅宫火局;南方有贵,须防寿促。

  辛巳阴柔,休囚官杀;运限加金,聪明显达。

  壬日戌提,癸干未月;运喜东方,逢冲则绝。

  弃命从财,须要会财。

  弃命从杀,须要会杀。

  从财忌杀;从杀喜财;命逢根气,命殞无猜。

  《五 言 独 步》

  有病方为贵,无伤不是奇;格中如去病,财禄两相随。

  寅卯多金丑,贫富高低走;南地怕逢申,北方休见酉。

  建禄生提月,财官喜透天;不宜身再旺,惟喜茂财源。

  土厚多逢火、归金旺遇秋、冬天水木泛,名利总虚浮。

  甲乙生居卯,金多反吉祥;不宜重见杀,火地得衣粮。

  火忌西方酉。(十二长生,丙死于酉)

  金沉怕水乡。(十二长生,庚死于子)

  木神休见午。(十二长生,甲死于午)

  水到卯中伤。(十二长生,壬死于卯)

  土宿休行亥,临官在巳宫;南方根有旺,西北莫相逢。

  阴日朝阳格,无根月建辰;西方还有贵,惟怕火来侵。

  乙木生居酉,莫逢全巳丑;富贵坎离宫,贫穷申酉守。

  有杀只论杀,无杀方论用;只要去杀星,不怕提纲重。

  甲乙若逢申,杀印暗相生;木旺金逢旺,冠袍必掛身。离火怕重逢,北方反有功;虽然宜见水,犹恐对提冲。

  八月官星旺,甲逢秋气深;财官兼有助,名利自然亨。

  曲直生春月,庚辛干上逢;南离推富贵,坎地却犹凶。

  甲乙生三月,庚辛戌未存;丑宫壬癸位,何虑见无根。木茂宜金火,身衰鬼作关;时分西与北,轻重辨东西。

  时上胞胎格,月逢印綬通;杀官行运助,职位至三公。

  二子不冲午;二寅不冲申;得一分三格,财官印綬同;运中逢剋破,一命丧黄泉。

  进气死不死,退气生不生;终年无发旺,犹忌少年刑。

  时上偏财格,干头忌比肩;月生逢主旺,贵气福重添。

  运行十数载,上下五年分;先看流年岁,深知来往旬。

  时上一位贵,藏在支中是;日主要刚强,名利方有气。

  《五 行 生 剋 赋》

  大哉干支,生物之始,本乎天地,万象宗焉。有阴阳变化之机,时候浅深之用;故,金木水火土无正形,生剋制化理取不一。

  假如死木,偏宜活水长濡。

  譬若顽金,最喜红炉煆炼。

  太阳火忌林木为讎。

  栋樑材求斧斤为友。

  火隔水,不能鎔金。

  金沉水,岂能剋木。

  活木忌埋根之铁。

  死金嫌盖顶之泥。

  甲乙欲成一块,须加穿凿之功。

  壬癸能达五湖,盖有併流之性。

  樗木不禁利斧。

  真珠最怕明炉。

  弱柳乔松,时分衰旺。

  寸金尺铁,气用刚柔。

  陇头之土,少木难疏。

  炉内之金,湿泥反蔽。

  雨露安滋朽木。

  城墙不产真金。

  剑戟成功,遇火乡而反坏。

  城墙积就,至木地而愁伤。

  癸丙春生,不雨不晴之象。

  乙丁冬产,非寒非煖之天。

  极锋抱水之金,最钝离炉之铁。

  甲乙遇金强,魂归西兑(酉)。

  庚辛逢火旺,气散南离(午)。

  土燥火炎,金无所赖。

  木浮水泛,火不能生。

  三夏鎔金,安制坚刚之木。

  三冬湿土,难隄泛滥之波。

  轻尘撮土,终非活木之基。

  废铁销金,岂是滋流之本。

  木盛,能令金自缺。

  土虚,反被水相欺。

  火无木,则终其光。

  木无火,则晦其质。

  乙木秋生,拉朽摧枯之易也。

  庚金冬死,沉沙坠海岂难乎!

  凝霜之草,奚用逢金。

  出土之金,不能胜木。

  火未焰,而先烟。

  水既往,而犹湿。

  大抵,水寒不流,木寒不发,土寒不生,火寒不烈,金寒不鎔;皆非天地之正气也。

  然,万物初生未成,而成久则灭。其超凡入圣之机,脱死回生之妙;不象而成,不形而化,固用不如固本,花繁岂若根深。

  且如,北金恋水而沉形(水多金沉);南木飞灰而脱体(火旺木焚);东水旺木以枯源(木盛水缩);西土实金而虚己(金多土变);火因土晦皆太过(土多火埋)。

  五行贵在中和。

  以理求之,慎勿茍言,掬尽寒潭须见底。

  《珞 琭 子 消 息 赋》

  元一气兮先天,稟清浊兮自然;著三才以为象,播四时以为年。

  以干为禄,以向背定贫富;以支为命,详顺逆以循环。

  运行则一辰十载。

  折除乃三日为年;折除者乃一年二十四气,七十二候。

  命有节气浅深,用之而为妙。

  其为气也,将来者进,成功者退;如蛇在灰,如鱔在尘。气者,四时向背之气也;其为有也,是从无而立有;其为无也,天垂象以为文;此五行临于绝地而建贵 也。五行绝处有禄马;其为常也,立仁立义;其为事也,或见或闻。崇为实也,奇为贵也,将星扶德,天乙加临,本主休囚,行藏汩没。

  至若,勾陈得位,不亏小信以成仁;真武当权,是知大才而分瑞。

  不仁不义,庚辛与甲乙交争。

  或是或非,壬癸与丙丁相畏。

  故,有先贤谦己,处俗求仙;崇释则离宫修定,归道乃水府求玄。见不见之形,无时不有;抽不抽之绪,万古联绵。是以何公惧其七杀;宣父畏以元辰;峨眉阐以三生,无全士庶;鬼谷布其九命,约以星观。今集诸家之要,略其偏见之能,是以未解曲通,玅须神悟。

  臣出自兰野,幼慕真风;入肆无悬壶之玅,游街无化杖之神;息一气以凝神,消五行而通道。乾坤立其牝牡,金木定其刚柔;昼夜分为君臣,时节分为父子,不可 一途而取,不可一理而推。时有冬逢炎热,夏草遭霜;类有阴鼠栖水,神龟宿火;是以阴阳罕测,志物难穷。大抵三冬暑少,九夏阳多,祸福有若禎祥,术士希其八 九。

  或若生居休败,早岁空亡;若遇健旺之乡,连年偃蹇。

  若乃,初凶后吉,相源浊而流清;始吉终凶,状根甘而裔苦。观乎萌兆,察以其元;根是苗先,实从花后;胎生元命,三兽定其门宗;律吕宫商,五虎论其成败。无合有合,后学难知;得一分三,前贤不载。

  年虽逢于冠带,尚有餘灾。

  运将至于衰乡,犹披少福。

  大段,天元羸弱,宫吉不及以为营;日下兴隆,月凶不能成其咎。

  若遇,尊凶卑吉,救疗无功;尊吉卑凶,逢灾自愈。

  禄有三会,灾有五期。凶多吉少,类大过之初爻;福浅祸深,喻同人之九五。

  闻喜不喜,是六甲之盈亏;当忧不忧,赖五行之救助。

  八孤临于五墓,戌未东行;六虚下于空亡,自乾南首。

  天元一气,定侯伯之尊荣。

  支作人元,运商徒而得失。

  若乃,身旺鬼绝,虽破命而长生;鬼旺身衰,逢建禄而寿夭。

  背禄逐马,守穷途而悽惶。

  禄马同乡,不三台而八座。

  官崇位显,定知夹禄之乡。

  小盈大亏,恐是劫财之地。

  生月带禄,入仕居赫奕之尊。

  重犯奇仪,蕴藉抱出群之器。

  阴男阳女,时观出入之年;阴女阳男,更看元辰之岁,与地之相逢。

  宜退身而避位,凶会吉会,返吟伏吟,阴错阳差,天冲地击;或逢四杀五鬼,六害七伤,天罗地网,三元九宫。福臻成庆,祸并危凝;扶兮速速,抑乃迟迟。

  历贵地而待时。

  遇比肩而争竞。

  至若人疲马劣,犹托财旺之乡;或乃财旺禄衰,健马何避。掩冲岁临,尚不为灾,年登故宜获福。

  大吉主逢小吉,及寿长年。

  天罡运至天魁,继生续寿。

  从魁抵苍龙之宿,财自天来。

  天冲临昴胃之乡,人元有害。

  金禄穷于正首,庚重辛轻。

  木人困于金乡,寅深卯浅。

  玅在识其通变,拙说犹神;巫瞽昧于调絃,难希律吕。

  庚辛临于甲乙,君子可以求官。

  北人运至南方,贸易获其厚利。

  开朝懽而旋至,为盛火之炎阳。

  剋祸福之遥,则多因于水土。

  金木未能成器,听衰乐以难明;似木盛而花繁,状密云而不雨。乘轩衣冕,金火何多;位穷班卑,阴阳不定。所以,龙吟虎啸,风雨助其休祥;火势将兴,故先烟 而后焰。每见凶中有吉,吉乃先凶;吉中有凶,凶为吉兆;祸旬向末,言福可以近推。纔入衰乡,论灾宜其逆课。男迎女送,否泰交居;阴阳二气,逆顺折除。占其 金木之内,显于方所分野;标其南北之间,恐不利于往来。

  一旬之内,于年中而问月;一岁之中,求月中而问日。向三避五,指方面以穷通;审吉查凶,述岁中之否泰。

  丙寅丁卯,秋天宜以保持。

  己巳戊辰,度乾(亥)宫而脱厄。

  值病忧病,迟生得生;旺相崢嶸,休囚绝灭。论其眷属,忧其死绝,墓在鬼中;危疑者甚,足下临丧,面前可见。

  凭阴察其阳福,岁君莫犯于孤辰。

  恃阳鑑以阴灾,天元忌逢于寡宿。

  先论二气,次课延生;父病推其子禄,妻灾课以夫年。三宫元吉,祸迟可以延推;始末皆凶,灾忽来如迅速。宅墓受杀,落梁尘以呻吟;丧吊临人,变宫商为薤 露。干推两重,防灾于元首之间;支折三轻,慎祸于股肱之内。下元一气,同居去住之期;仁而不仁,虑伤伐于戊己。至于寝食侍卫,物有鬼物,人有鬼人;逢之为 灾,去之为福。就在裸形夹杀,魄往酆都,所犯有伤,魂归岱岭。或乃行来出入,抵犯凶方,嫁娶修营,路登黄道;灾福在岁年之位内,发觉申日时之击扬。五神相 剋,三生定命。

  每见,贵人食禄,无非禄马之乡;源浊伏吟,惆悵歇宫之地。

  狂横起于勾绞。

  祸败发于元亡。

  宅墓同处,恐少乐而忧多。

  万里回还,乃是三归之地。

  四杀之父,多生五鬼之男。

  六害之徒,命有七伤之事。

  眷属情同水火,相逢于沐浴之间。

  骨肉中道分离,孤宿犹嫌于隔角。

  须要制其神煞,轻重较量;身剋杀而尚轻,杀剋身而尤重。

  至于循环八卦,因河洛以为文,略之为定一端,究之翻成万绪。

  若值,扳鞍践禄,逢之则佩印乘轩;马劣财微,遇之则流而不返。

  善恶相伴,摇动迁移,夹杀持丘,亲姻哭送;兼须察其操执,观其秉持。原薄论其骨状,成器藉于心源。

  木气盛而仁昌。

  庚辛亏而义寡。

  吉曜而有喜,疑其灾器。

  福星临而祸发,以表凶人。

  处定求动,剋未进而难迁;居安虑危,可以凶中而卜吉。贵而忘贱,灾自奢生;迷而不返,祸从惑起。殊当易从变处为萌,福善祸淫,吉凶异兆。

  至于公明、季玉,尚无变识之文;景纯、仲舒,不载比形之妙。详其往圣,盖以前贤;或指事以陈谋,或约文而切理。多或少利,二义难精。今者参详得失,补缀道踪,规为心鉴,永掛清莹,引列终绪,十希得九。

  《论 八 字 撮 要 法》

  用之为官,不可伤。

  用之为财,不可劫。

  用之为印,不可破。

  用之食神,不可破。

  用之为禄,不可冲。

  若有七杀须要制,制伏太过反为凶;若遇伤官须要静,此是子平万法宗。

  伤官最怕为官运。

  正官尤忌见财星。

  印綬好杀,嫌财位。

  阳刃怕冲,宜合迎。

  比肩要逢七杀制。

  七杀喜见食神刑。

  有禄怕见官星到。

  食神最喜偏财临。

  此是子平撮要法,江湖术者仔细明。

  《格 局 生 死 引 用》

  夫格局者,自有定论,今略而述之。

  印綬见财,行财运、又兼死绝,必入黄泉;如柱有比肩,庶几有解。

  正官见杀,及伤官刑冲破害,岁运相併必死。

  正财偏财,见比肩分夺、劫财阳刃,又见岁运冲合必死。

  伤官之格、财旺身弱、官杀重见、混杂冲刃,岁运又见必死;活则残伤。

  拱禄拱贵填实,又见官空亡冲刃,岁运重见即死。

  日禄归时,刑冲破害;见七杀官星空亡冲刃必死。

  杀官大忌,岁运相併必死。

  其餘诸格,并忌杀及填实,岁运併临必死。

  会诸凶神恶煞勾绞空亡吊客墓病死宫诸煞,十死九生。

  官星太岁、财多身弱,元犯七杀,身轻有救则吉,无救则凶。

  金多夭折,水盛飘流,木旺则夭,土多痴呆,火多顽愚,太过不及。

  作此论,一不可拘,二须敢断;必须理会推之,求其生死决矣!

  《会 要 命 书 说》

  夫造命书,先贤已穷尽天地精微之蕴而极矣!自唐李虚中一行禪师、宋徐升东斋、明王詮醉醒子诸公,登觉【渊海】【渊源】,其理雷同,至矣!尽矣!无非木火土金水之微妙耳。

  今之后学,加增旨意、口诀;莫非先贤已发之餘意,大同小异。

  今将【渊海】、【渊源】二书,合成一集,一览便知;不必寻究二书之旨,删繁去简,永为矜式。

微信友情提示